[登录][注册]



教研成果 时间:2017-05-25|地点:而且丰富完善

谈音乐艺术的本质

从某种意义上讲,音乐是声音的艺术,它凭借声波振动而存在:音乐又是时间的艺术,在时间中展现;音乐又是听觉的艺术,人的听觉器官是感受音乐的主要条件:音乐又是情感的艺术,它的创作、表演、欣赏都与情感直接有关,音乐是情感的载体。它不可能像造型艺术那样惟妙惟肖再现生活中的视觉形象,也不可能像文学、戏剧那样再现按照一定情节发展的具体事件,参与这一事件的具体人物的动作语言以及事件发生的时间、地点等等。音乐具有一种特殊的表现力,它在不断运动中揭示艺术形象,表达各种细致复杂的、千差万别的、非语言可以形容的人物性格、感情状态和艺术境界。 
   作为音乐艺术材料的声音,是一个超脱了自然原型的特殊的音响体系。换言之,构成音乐的物质材料的是声音。音乐里的声音是特殊的声音,它不同于其他艺术中如杂技中的口技,戏剧、电影、电视有音响效果里面的声音,这些虽然也叫声音艺术,但与音乐艺术中的声音艺术使用的声音不同。音乐中的声音是一个超脱了自然和生活原形的特殊音响。这种音响是经过长期实践,经过反复选择而留存下来的,为人们掌握的有效控制起来的一些特殊声音。它是将低的、浓重的、尖利的声音去掉,截取了一段有效表现力的声音,这些音通常是指钢琴键上的88个键,把这些音按高低顺序排列起来,构成音列。将音高组织起来、长短组织起来,按照不同音质、不同声部、不同声种、乐器等方面组织起来,就构成了丰富多彩的音乐种类。 
   音乐是一种流动的时间艺术,它不像文字、绘画、可以通过视觉去感受,进而获得美感,它完全靠听觉去感知,美感,它完全靠听觉去感知,是一种音响效果。音乐艺术与其他门类艺术的不同点之一,是用声音来展现美。音乐艺术的综合性也是其他艺术不可替代的,它是最富感情的艺术,音乐艺术自身就是美的化身。 
   音乐是在时间中运动的一种时间艺术。因为音乐旋律的运动是有时间性的,它随着音乐的演奏、演唱过程而起始和终结。所以人们欣赏音乐的时候,必须要具有良好的听觉和听觉记忆,如果在那个美好的时段听不清楚、记不住,那么再美妙的音乐也会稍纵即逝、无法追回,这是由音乐的时间性决定的。因此作曲家为了加深人们对音乐旋律的记忆,往往在乐句、乐段中使用重复、反复、变奏、回旋等手段来弥补音乐时间性的不足。 
   音乐艺术的展现要在一定的过程中完成。音乐稍纵即逝,这是它的弱点,但处理好,会使弱点在特殊手法的作用下表现出独有的特点。和空间艺术比较,时间艺术最突出的特点是间接性。空间艺术的艺术形象是直观的,建筑在生活中有实用功能,是一个具体的东西。绘画与雕塑对动态的瞬间进行静态的表现,借助的也是直观的形象。而音乐与文学中的形象无论是从创作还是从接受的角度说,都不是具体直观的。音乐只能在时间中展现与泊火,没有时间的过程,就没有音乐的存在,就没有音乐的展现。如果欣赏一部绘画作品或摄影作品,需要你在作品前长久伫立,而音乐在作品展现过程中,需要你与音乐一同感受。音乐表达运动着的事物、活动着的人、这一点比不少其他艺术在深化思想感情方面有优越性。 
   比如读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脚本,我们可以投入进去想像,但当二人感情受到阻碍时,他们的相见,其如泣如诉、恋恋不舍、生离死别的过程,只能使读者自己去想像、感受。而音乐则可以感受过程,在音乐的发展过程中一同去“经历”、“体验”。而听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中的一段乐曲《楼台会》(此时爱情已受到封建势力阻挠)则感受感情深化的过程,多个乐器在呼应,大提琴象征着恶势力,小提琴象征梁祝,二人如泣如诉,缠缠绵绵,生离死别;当速度变化,进入了“哭坟”段落后,音乐发展越来越激动,达到高潮后,这中间有一个发展过程。反抗的意愿、内心世界的刻画:哭腔―悲愤―呐喊、呼唤着,最后投坟……,这样的展现过程,是其它艺术所无法比拟的,它牵动着你的心一起在涌动。音乐的特点就是引人介入,文学作品可以冷静地品味,而奸的音乐作品,引人投入,不以主观意志转移,音乐的律动诱发你身体运动机制与音乐相协调。 
   音乐形象是经过联想而形成于人们头脑中的艺术形象,是感情化、性格化的形象,是表现情与再现性的互补。音乐形象不是静止的,不是呆滞的,而是变化的、发展的形象,这种形象有鲜明的、强烈的感染力量。从形象角度讲,音乐刻画的不是一般的、具体的事物的外在的形象。音乐不可能具体描绘,即使是―些描绘性的、造型性的音乐作品,其音乐的描绘也只是相对的。 
   表现艺术与再现艺术并非排斥,任何再现艺术最终还是表现人的思想感情,摄影就是用镜头摄取事实,这是用艺术家的眼光摄取的,需要表达人的―种分析、一种理解、一种判断、一种情感。美术作品是如此,是一种再现艺术,再现生活细节,但离不开表现:反过来讲,表现也借用再现手法,再现绝非具体描绘。我们可以感受什么,但并不是看到什么就表现什么。艺术修养、生活阅历不同,感受到的东西也不尽相同。音乐艺术是作家对生活、自然景色有一种感悟,将感悟变成心灵的声音,表现出来,使你得到相应的感受。音乐不能要求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音乐刻画形象不是具体的某一事物,只是表现而已。 
   音乐在传达人的内在情感方面拥有极大的优势。音乐不善于复写客观现实,却能深入人心。黑格尔指山:“在音乐中,外在的客观性消火了,作品与欣赏者的分力也消失了,音乐作品于是透入人心与主体合而为一,就是这个原因,音乐是最具情感的艺术。”音乐的抒情性使它获得了巨大的感染力量和教育力量。列宁听了贝多芬的《热情奏鸣曲》以后,赞叹说:“我愿每天听一听,这是绝妙的声音,人间所没有的声音。”音乐的感染力之强于此可知。 
   音乐形象是靠有组织的声音塑造起来的,是可以被人们所认识的,好的艺术形象往往是准确、鲜明、生动而完整的,它不仅有明确的表现意义,而且具有积极、高尚的社会价值和美学价值。我们衡量一首音乐作品的优劣,不仅要看它是否好听,同时还要看它是否准确鲜明地塑造出音乐形象,是否获得积极的社会效果。因此,听觉是感受音乐形象的基础,感受音乐形象、理解音乐内容足听觉的归宿。 
   音乐作为自身特有的形态,展示出作品深沉的哲理性。音乐应当是审美表现、审美认识、审美评价的统一体。俄国人文豪列夫・托尔斯泰在聆听了柴可大斯基的弦乐四重奏《如歌的行板》后,曾喟然叹道;“我听见了――这是俄罗斯在哭泣!”世界著名交响乐指挥家小泽征尔听了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后,泪流满面,不能自己,放声大哭,以他那东方人特有的虔诚态度说:“这种音乐只应该跪下去听。”这些都是优秀音乐作品的无穷魅力所造成的心理感应。 
   音乐作为最具情感的艺术,在进行审美教育,培养人的高尚情感方面,自然起着别的艺术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德国作曲家瓦格纳说:“心灵的器官是乐音,心灵的艺术意识语言是音乐。”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说:“节奏与乐调有最强的力量深入心灵的最深处,如果教育的方式适合,它们就会用美来浸润心灵,使它因此美化,如果没有这种适合的教育,心灵也就因此丑化。” 
   音乐鉴赏的审美评价有一个再创造的过程,这里也有美感经验的问题,这种经验是在长期的音乐鉴赏过程中逐渐培养起来的,比如对旋律节奏的敏感度,对音乐时代气息与民族风格的感受能力,对乐思发展逻辑的认识能力,对情感美和形式美的体验程度等等,都是能够培养的。